我趁暑假,報名參加法光佛研所的「暑期巴利語密集班」,總共五週的課程。原來的課是從七月十三日到八月十四日,但是因為中間遇到颱風放假一天,為補課故,以今日為圓滿。

上課的老師是高明道老師,我很久以來就十分敬佩他,現在有緣當他的學生,非常的高興。

高老師上課,很有特色。上課之後,下課之前,大家都要收攝心神,默想思維「我為什麼會來這裡」或者「迴向今天辛苦學習的功德」。上課的內容,除了用例句讓我們了解巴利語的語法,會隨堂抽問同學了解的情況之外,每天的重頭戲之一就是背誦巴利語的偈子。每天早上八點鐘,從「收攝心神」中睜開雙眼,就開始了例行的背偈頌,一一輪流,沒有人能夠例外。

由於我們的程度還不能了解所背偈誦的語法,老師雖然會先提供該偈頌的全部漢譯,但我們則仍然是在還不完全了解語法的情況下,要自己想辦法背下來。(偈誦的語法,到最後幾堂課也加以解說。)幸虧佛教徒都有持誦咒語的經驗,對於完全不了解字義的字音,卻能夠朗朗上口,似乎是佛教徒的本事之一。而且奇怪的是,只要的背誦過的,每一天都更熟一點,新的偈誦則較為生澀。這種每天發生的現象,讓人在背誦時產生了很大的信心--相信再過幾天,不熟的也會變熟。而且由於背的偈誦,都是對佛陀的祈願文,而來上課的學生都是佛教徒,因此大概也與自己的心情相符合,背起來幾乎沒有太大的障礙。我覺得這是非常善巧的學習語言的方式。

除此之外,每天密集式的上課,應該也是學習語言的好方法。每天上午八到十二點,每週五天的課,它給人形成的持續性的學習環境,可說是非常好的。但它形成的壓力,也像一個精進禪七一樣,沒有一點忍耐力是不行的。

今天老師在上課時,特別稱讚我們今年暑期班的同學是空前的,因為竟然沒有一個人臨陣脫逃的。事實上,我們上到一半,還有一位從馬來西亞來的年輕尼師半途加入,也能很快的趕上來,與我們一直學到圓滿,真是令人敬佩。學語言,最困難的應該就是插班,他竟然能夠克服,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事實上,這也反映了:其實高老師是一位非常有耐心的老師。他容忍我們對巴利語不熟時的拙樣,而能夠由衷的稱讚學生的其實很不到位的表現。對於學生提出來的問題,總是耐心的回答。即使同樣的問題已經問過,他仍然很認真的再講一遍。

今天上課結束前,高老師曾經問同學們有沒有可改進的意見,讓我們提出來。大家都沈默以對。我想應該不是大家不想講,而是很難挑毛病吧!

經過五週的上課,我漸漸對巴利語有一些親切感。它畢竟是佛教原生地的語言之一,對於用漢語了解佛教的我來說,應該也是在掌握時,可資參考的重要資糧。我在閱讀台灣學者的著作的經驗中,知道佛學界有一些懂巴利語、梵語,卻對佛教義理的基本常識十分幼稚,甚至理解得很荒謬卻不自知的人。由此證知,原典語言並不保證對佛法的理解。但它應該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好工具。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cls902102
  • 對我來說,學習語言真是挑戰。以前不論是希臘文或希伯來文,都是舉步維艱,學得跌跌撞撞。不過,為了能夠幫助認識原典,這一切也都是值得的。
  • 其實我學經典語言的勇氣是俞院長給我的。他告訴我,可以用很短的時間,初通希伯來文,然後可以查字典。我覺得這個想法不錯。所以今年暑假就用這樣的想法去學巴利語。不管如何,先踏下第一步再說。

    unjinkr 於 2009/08/17 20: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