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對於神秘現象的心理學詮釋

論神秘和令人恐怖的東西〉及《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學》

()論神秘和令人恐怖的東西

佛洛伊德在論神秘和令人恐怖的東西一文中,把德語Unheimlich所描述的「神秘和令人恐怖的」東西之性質加以分析,他採用謝林的說法,認為「所有本該隱藏卻曝光的東西」就是Unheimlich可怕的,並進而以精神分析的理論去說明:Unheimlich的東西並不是新奇或陌生的東西,而是某種我們所熟悉、早就存在腦子裡的東西,只是因為抑制的作用而從我們的腦中離間出來。(289)他認為,所有喚起被壓抑的願望和屬於史前的個人或群體已經過時的思想模式,都是令人感到神秘、恐怖的。(294)他說:「當受到壓抑的幼時情結因某種印象而復蘇,或者當已被克服的原始信仰似乎又得到證實時,我們便會體會到神秘而恐懼的情感。(297-8)

但佛洛伊德又說:當Unheimlich之感源自幼時情結、閹割情結、孕育幻想的實例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常見,常見的是屬於史前思想的壓抑之重現。(297)佛洛伊德在此所說的史前思想,指的是泛靈論的思想狀態。他認為,由於現代人已經超越了這樣的思想模式,但是某些人心裡還有一些殘存,「一旦生活中真的發生了一些事,似乎能證實這些古老、陳舊的觀念,我們便會產生一種神秘而恐怖的感覺。」他甚至認為,「如果一個人完全徹底底地擯棄了自己的泛靈論信仰,他就不會為這類神秘和恐怖感所動。(296)

我認為,佛洛伊德把神秘而恐怖的情感歸因於個人幼時情結的部份可能是比較確實的,但是歸因為原始人的泛靈思想的被壓抑,卻略有意見。

我提出的反證是:一個相信泛靈論的人,無論它是原始人或是現代人,難道對於死亡、鬼魂、意念能殺人、巫術…就不覺得它神秘而恐怖嗎?恐怕不是這樣。也就是說,即使沒有「壓抑」泛靈論思想,那些現象仍然是神秘而恐怖的。因此,關鍵並不在於是否壓抑。佛洛伊德的「壓抑說」是不能成立的。相反地,認為自己已經徹底擯棄泛靈論信仰的人,才是一種「壓抑」的表現。壓抑了原始的泛靈信仰,才使這人覺得自己不為所動,其實恐怖之感還是可能在他不經意的時候生起。這種畏怖並不是泛靈論思想「殘存」的表現,而是泛靈論思想無法被自認為理性的「現代人」所「壓抑」的表現。

佛洛伊德,《論文學與藝術,常宏譯,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01年。

 

() 《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學》

佛洛伊德在《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學》中,把日常生活中的小小失常,如對於某些語詞的遺忘、語誤、誤讀、筆誤、遮蔽性記憶、印象與決心的遺忘、誤引行為、跌倒、掉東西…等等,都盡量從揭露潛意識的方向來作出解釋,指出:「有一股暗流存在於人心的深處,…它不只在睡夢中才肆意活動,在人們頭腦清醒的情況下,它也不時的在錯失行為中出現。」(350頁)佛洛伊德在書中舉大量事例,其論述當然是非常生動而有趣的。

但應該指出的是,前引的這個命題還可以更進一步的推進,也就是說,有一股暗流存在於人心的深處,它不只在睡夢中才肆意活動,在人們頭腦清醒的情況下,它也不時的在錯失行為中出現。在自覺沒有錯失的,也就是意識所及的範圍內,它也是出現的。

這樣的講法在中國古典的儒家經典中,曾多次講到。如〈大學〉說:「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這個講法比較接近於佛洛伊德的範疇,也就是人心深處的暗流會表現在錯失行為上。孟子對於「知言」的詮釋,說: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生於其心,害於其政;發於其政,害於其事。」就把人的潛伏心態表現於人自覺的言論中指示出來了。〈中庸〉說:「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隱微的,正是顯現的,這是儒家的見識。

佛洛伊德在本書中,刻意的把一些日常生活中失誤的行為、言語、記憶、心念等等,都用潛意識的壓抑來解釋,有些解釋觀免顯得主觀、隨意,但他似乎認為就是這樣了。作為讀者,不免也會懷疑他是如何確認其詮釋的無誤呢?用佛洛伊德自己的理論來看,會不會這樣的認定本身,也是一種潛抑的表現呢?這裡有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或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問題。

把一切看起來是偶然的、無心的錯失,都認為是有潛意識作為原因,而且能夠透過精神分析把它的原因找出來。這樣的認定本身是待證的。或許可以不必這麼武斷。精神分析提供的只是一個可能的解釋而已。人對於知性的限度應有自知,雖然所有現象都能夠找到可能的解釋,但這些解釋並不一定都是如實的。

佛洛伊德在該書的最後一章說,在對於「預兆」的理解方面,他與「迷信人」一樣,都不願意接受它只是偶然的存在,總是盡力的給予解釋。在此前提下,他說彼此兩個方面的區別:「首先,迷信的人將動機往外界投射,而我從自己身上找尋;其次,迷信人解釋偶然,說它是一個事件的結果,而我回溯至思想上去。對我來說,迷信人並不知道所說的天機,就是一種潛意識。」(331)這一段話頗足以說明佛洛伊德的理論假設,或者,他的獨斷。他對於迷信人的批評,可能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佛洛伊德,《日常生活的精神病理學》,高秋陽譯,台北:華成出版公司,2003年。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FjuTeresawong
  • 其實佛洛依德,還是很有趣的‧人稱懷疑大師的他,其實是說,不要太相信別人的說法,而企圖用他的潛意識提出另一個解釋。誰知他還是犯了「別人」的毛病,就是太相信自己的解釋。
  • 我也覺得讀他的東西很有趣。
    最有趣的是,在讀他的東西的同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被抑制的潛意識,更容易被「察覺」。這與以前未讀時有很明顯的不同。可見人還是會被意識所左右。透過佛洛伊德的意識,我受影響,「看到了」潛意識。而佛洛伊德是不是也受虹了自己意識的影響,因此也一直看到自己及他人的潛意識呢?

    unjinkr 於 2011/03/08 18: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