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我這個學期修一門課,叫作「身體、修練與宗教」,蔡老師要同學們在最後一堂課,把自己(與身體相關的)修練情形報告出來,當作課程的內容之一。作為淨土信仰者,我們主要的行持,依「無量壽經優婆提舍」所述,就是在願生心的前提下,顯現為:禮拜、稱名讚頌、寂止心念於淨土、思惟觀察淨土的莊嚴,以及迴向一切有情。我們日常的行持,主要是統攝於這樣的原理中。淨土念佛的法門廣大精微,很難簡要的說明。因此,我在報告中,並不以此為主題,而是把過去兩年間修練太極氣功的經驗寫出來。對於氣功,我是門外漢、初學者,我以感恩與敬仰之心,以下略述不成熟的經歷。許多地方是管窺之見,這是必須聲明的。

      2008年夏天,我考上輔大宗教所,就在這之前不久,我開始接觸到胡丙權老師所教的氣功。這兩年來,隨著一點一滴的學習,獲益良多。

        胡老師所教的氣功,在給我們的講義上稱為「和風太極氣功」,這名字應該是胡老師自己取的。從老師那裡知道,這是以太極拳宗師鄭曼青先生(1902-1975)為祖師的氣功。

        胡老師曾經是一位針灸醫師,他出版多部闡明董景昌先生(1916-1975)的董氏奇穴的著作,如《董氏奇穴圖譜治療學》,《董氏針灸全集驗證()()》,《董氏五行刺絡針法》及《董氏針灸臨床精要秘錄》等。從網路的搜尋來看,應該至今仍頗受重視。胡老師自述在年輕時,與其兄合作開業,治好許多病人。但是後來,自己也身患怪病,脊椎長了硬塊腫瘤。為了治病,胡老師不再行醫,而專心於太極拳氣功的修練,漸漸治好自己的病,後來並以教授氣功與人結緣。關於針灸與氣功,胡老師這樣說:「針灸可以幫人除去症狀,但是不能使人強健;只有氣功可以讓人健康起來。」因此,胡老師雖然精通醫術,但是同學如果提到哪裡不舒服,他從來不曾給予其他建議,而只是說:「繼續練就對了!」

        雖然胡老師教的氣功並不以身體的強健為主要目標,但是它確有這方面的成效。以我自己為例,我自2000年搬到我現在住的社區,總在同一家店理髮,而這一段時間我的年齡正好是從4050歲,理髮小姐應該是我逐漸衰老的見證人。而我自己的印象,在理髮時,看到自己被剪下來的紛紛白髮,理完髮時,她們讓我透過兩面鏡子的互映看自己髮型,總是驚見自己頂上的圓禿狀。雖然「無常迅速」是佛教平常的道理,但也讓人有慘不忍睹之感。尤其是理髮小姐經常會說一些關心的話,在學氣功之前,最常聽到的是:「先生!你經常晚睡哦?」這一類的。我想這是她們看到我頭上浮現的氣結,由旺盛的虛火,作出的合理推斷。

        在練氣功過了半年之後,理髮小姐關心的話突然改變了。那一天,她問:「先生!你用什麼洗髮精?」因為她發現我頭上的氣結不見了,而且還長出了許多細細的新髮。我反省了一下,我想我們家的洗髮精沒有什麼不同,真正的改變應該是氣功帶來的。

        頭髮當然只是一項被別人發現的徵候,事實上身體健康的整體改善也是明顯的,譬如很少感冒發病、精神耐力變好,容易入睡等等,都是自己可以感受到的。然則,從修練來說,更讓人驚異的是,這門氣功是體驗定心和相續修習禪定的妙方便。

        剛開始接觸胡老師時,就明顯察覺到他有一項特質,就是沈默內歛,經常處於攝心的狀態。聽朋友說,胡老師在別處教學,幾乎很少講話,到我們的佛堂教學,卻比較會因同修之問,而談些修練的原理。

        據了解,胡老師在我們佛堂教的是初級班的內容,流程大體如下:前面一小時練基本功,稍休息後,演練「五禽十八動」的導引之法,及「三十七式太極拳」,然後是推手。對於我們這些初級生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基本功。基本功包括兩個動作,一是看起來像是市面上常見的平甩功,但是要點並不在肩與手的擺動,而在於蹬足以使湧泉接地。第二個動作是一前一後屈兩足,以其一湧泉接地-轉骻-換到另一腳的湧泉接地-轉骻-換腳……這樣週而復始。在這個過程中,胡老師會一一為同學調整姿勢。通常初學者會在這個過程中,因為腳力不足而酸痛、抖動等,有時會因撐不住而停下來。久學者則能同時體會到氣血通暢與身心收攝的寧靜。

        這個稱為「仙翁推月」的動作,我認為是一個非常善巧的、站著修定的方法。佛教本來就有「身念處」的修定法,也就是觀察身體動作的舉落,以了了分明而修習定心。「仙翁推月」的妙處在於,它運用了「身念處」的原理,而所緣境則自然專注於腳底的湧泉穴。在「仙翁推月」時,上身是自然放鬆的,而腳腿也是自然放鬆的,只是因為身體的重量使得身體自然產生的抗力,讓身體轉動和移換。在單調的移動中,心念自然的專注於湧泉穴,才能讓這個過程順暢的進行著。如果雜念紛飛,動作就無法進行得好。而且非常有趣的是,在每一個時刻,專注的反饋是立即而明顯的。只要你是心無雜念,你立刻感受到氣血通暢、汗水湧出的快感;如果雜念生起,則變成了無意趣的無聊動作,甚至根本做不下去。所以,仙翁推月會幫助修練的人,在單調重複的動作中,不斷逼他趨近生氣勃勃的念念分明狀態。因此,練完基本功休息時,通常會覺得身心舒暢,一方面是流汗、腳酸帶來的,另一方面是收攝心念帶來的。

        除了修定之外,胡老師對於「仙翁推月」有些神秘主義加上氣脈理論的說明。這裡我無法確切的詳述,簡要的說,人的軀體中央有「中脈」,下接到兩足底的湧泉,都稱為「中脈」。一般成人的中脈,通常在腰骻之際斷掉,導致身體的衰病。「仙翁推月」使湧泉接地,是使「氣」生起,能夠把斷掉的中脈恢復通暢,並修復其他身體的功能。胡老師還認為,人的先天靈明之體與中脈不一不異,人的執著與放下、迷與悟、靈性的蒙昧與增長,都會顯現在身體的鬆透與僵硬,或即中脈的通暢程度上。

        在修練「仙翁推月」的層次方面,胡老師說:主要經歷三個階段:沈、靜、定。首先要沈,也就是說,透過身體的放鬆,把身體的重心儘管沈到湧泉;身體的鬆沈熟練之後,會體會到身心的寧靜、輕安,進而達到身心的凝定。從這一說法,可以看出,這個修練法門是從身體的修練,來促成心的修練,而心的修練又促成身體的轉變,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體系。

        將近兩年學習和風太極氣功的經驗,除了讓我的身體比較健康之外,也讓我得到一個在日常生活中攝心的善巧方法。因為在練習仙風推月時,習慣把注意力放在湧泉,這使得平常在走路和站立時,形成了把注意力放在腳底的慣性。心無旁驁的站著、走著,幾乎已經成為人生最大的享受之一,而這種樂事幾乎每天都能發生許多次。因此,對我來說,可以說是找到了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大寶藏。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