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和內人一起,和一位因為工作而認識多年的朋友吃飯聚會。這位長居美國,從事電影工作的女性,聽說我讀宗教研究所,話題就轉到宗教上來。

我有一個印象是這樣的:西方人活在從宗教影響強大而出現崩解的過程中,因此他們的心靈困擾,往往是希望能夠尋求擺脫宗教(或教會)的宰制,而華人社會則基本上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荒野,人們解決心靈困擾的傾向,反而是嘗試要在宗教中尋找答案或慰藉。

這位朋友說,以前是一位無神論者,覺得宗教不過和政治一樣,是控制人的把戲。但是一些奇特的經驗,使他不得不尋求宗教上可能的解答。(因為他覺得心理學、腦生理學或「你想太多了!」都不足以解釋她的疑惑。)我聽了她說的奇特經驗之後,說:你所說的和我讀過的一本書「死亡九分鐘」所說的瀕死經驗所描述的內容,有百分之九十的相近,就介紹她去看。(因為吃飯的地方和台北的以琳書房近,就去買了送她。)這本書用一種奇特的方式,說明幾件與宗教有關的事:人死後還有知覺、人生如夢幻一樣短暫、有一位愛人類的全知的至高者一直在關愛著人,我們的辛苦與無奈、卑劣他都了解、人生的意義在於了解真理和學會愛……

她談了她最近學習的印度禪修,我們也談了自己的信仰生活。走時,她含著淚,擁抱內人(和我握手)道再見。她談到,不再用逃避和忙錄的工作,來面對她內心的恐懼和困擾。

我的想法是:在我們這樣一個普遍缺乏宗教信仰的社會裡,在宗教裡尋求答案的人可能是最幸福的。誠如基督所說: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