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因為發起○八憲章,在被中共逮捕超過一年之後,終於在今年聖誕節宣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十一年徒刑。消息是今天上午出來的。讀到新聞之後,心裡很沈重。

老實說,我並不喜歡劉曉波。因為他實在太過和平、太過不喜歡和中共對抗了。他一直相信,中國的社會發展,已經讓體制外的知識份子可以有路可以走,所以一直反對「過激」的行為。在劉曉波的堅持之下,中國國內的異議人士,一直呈現和台灣不同的氣氛。台灣過去的黨外運動,大家比的是誰比較衝、比較勇,而在中國,越衝越勇的卻被劉曉波們一路批判。所以,說真話,我並不喜歡他的這個調調。

他在二○○八年底,準備在十二月十號國際人權日發表○八憲章,結果在前夕被逮捕。○八憲章的內容只是老生常談而已,也是平和得不得了,唯一的動作,就是在網路上讓人聯署。劉曉波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就是這種溫溫吞吞的民主八股文。連這種人,這種文章,都可以被關上一年不審判,一判就判十一年。這個消息,真的讓人對於中國的和平民主運動更為絕望。

在網路中看到一些照片,中國的一些支持劉曉波的人,尤其是○八憲章的簽署人發起了自首,願與劉曉波同罪的行動,還有人在胸前掛黃絲帶,以表示要劉曉波回家之意。看來,在中共的重判之下,和平抗爭的運動還是在中國國內掀起來了。中國的異議人士,在絕望之中,仍然持守著他們的希望,讓人由不得心生敬意。

杨立才在接受媒体采访

而在台灣,當政者對中國的這個現象,表現出驚人的冷漠。[28日註,詳後]這就是過去在我成長過程中,一直教我如何如何的那個政權,現在想起來,只覺得噁心和忿怒。那個當總統之前,每年都紀念六四的人,現在只會說中共已經改變了。聽到這種指鹿為馬的話,實在是令人鄙夷。兩岸要和平,但是這種沒有正義的和平,是個什麼鬼東西?

寫這篇網文,表達對中國異議人士絕望中的盼望的敬意。還有對劉曉波遭遇的難過,還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不捨。看見她剃光的頭,來抗議政權的迫害,總讓人心痛。雖然,我還是不喜歡劉曉波。他真的太溫和了。

雖然我喜歡馬丁路德金,他也溫和,但是他的溫和中有力量。我喜歡這種溫和。

[28日註]:28日在中央社的報導中,看到了馬英九總統在彰化參加一場節約用水宣導活動時,針對媒體詢問有關劉曉波被判重刑的議題,做出了回應。

馬總統說,追求民主與人權是他從政以來一貫目標,也是他上任以來大力推動的政策,而兩岸都是加入聯合國政治與民權公約以及經濟社會文化公約的國家,他希望雙方給予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的人最大的寬容。

馬總統表示,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和海峽交流基金會都已經針對劉曉波被判重刑的事件發表聲明,他希望媒體去參考陸委會和海基會的聲明。

於是我去看了陸委會的聲明,說實在的,低調得很。雖然低調,但至少不是默不作聲。所以「驚人的冷漠」應該改掉,改成「可笑的低調」。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歐仁光
  • 學長
    因為他們已經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了
    從馬的例子看的出來
    我今天初次來到貴寶地
    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