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年(民國101)紀念先師李元松居士往生九週年的節期,由於農曆1117(彌陀誕)在陽曆的1229日,和陽曆的紀念日1210(國際人權日)相隔近20天,因此節期顯得特別的長。

 1  

 今年的紀念活動,除了我們現代禪淨土念佛會的成員,循往例去禮巡在木柵的李老師樹葬墓園、石碇的出生地以及讀過的小學之外,值得一提的是1230日,應佛教弘誓學院昭慧法師的邀請,參加了「觀音小築」的演淨、揭碑、啟用典禮。「觀音小築」是佛教弘誓學院在學院建築群馬路的對街新購的透天小別墅。購後一直沒有命名,後來在討論中,經性廣院長提議,昭慧法師定名為「觀音小築」。這個命名具有紀念李元松老師的意思。因為「觀音小築」原是李老師在象山修行社區為昭慧法師準備的一間可以在台北時的歇腳處,門口的木匾是小魚所書並刻的。十年後,在李老師往生九週年(彌陀誕)的翌日,這個木匾重新在弘誓學院所在的「觀音鄉」這棟雅緻的建築物門口掛上。小築簡約的風格色調宛若昔日,正中有佛堂,廳的兩邊掛上李老師與昭慧法師以前在「觀音小築」的合影,以及李老師的兩首法偈:「是非真假已忘卻,獨留情義落江湖」;「十年苦苦尋思自在,如今隨緣販賣風采,若有善信發心買者,傾刻似吾無憂無礙。」昭慧法師邀李老師的弟子與會,弘誓學院的法師們以莊嚴的法會、溫暖的招待,和我們一起度過了一個讓人感念的日子。

 2  

揭碑儀式

 3  

啟鑰儀式

 4  

廳上右邊掛的是昔日「觀音小築」的合影,以及昭慧法師最喜歡的李老師法語。

 5  

廳上左邊掛的法語是性廣法師挑選的。

 6  

參加此會的現代禪同修

 7   

全體大合照

1231日,象山社區彌陀村外,正是台北101大樓跨年晚會熱鬧非凡的場景,而淨宗書院則是李老師往生九週年紀念法會佛三的圓滿日,我也如往年那樣隨喜參加。是夜,大眾齊聲攝心念佛;隨後,慧淨法師講演一小時,一如往昔那樣的引經據典強調阿彌陀佛名號無條件的救度。最後,同修歡喜的分享念佛的心得。和去年比起來,可以看到這個道場法緣更盛、攝眾更多,留在這裡的原現代禪同修仍舊承擔起諸多護持服務的工作,而其安心平穩則更勝過去。法會結束後,我向慧淨上人頂禮,並簡要稟告我們念佛會的近況,以及弘誓學院以觀音小築紀念李老師的情形。

 

2002426昭慧法師邀請李元松老師率現代禪執事赴台中華雨精舍拜謁印順導師,李老師並皈依印公導師座下,法號「慧誠」,以此因緣與法師有同門之誼。李老師生前敬稱法師為「師姐」,而昭慧法師在「觀音小築」廳堂掛的「十年苦苦尋思自在」法語後,稱李老師為「法弟」(見上圖),其情誼不言可喻。弘誓學院幾棟主要建築的命名分別是「法印樓」、「尊悔樓」、「瑩恩樓」,紀念的印順導師、傳悔法師和慧瑩長老尼,都是與昭慧法師有實際因緣的僧界長輩,顯示法師惜情念恩的性格。在弘誓學院諸建築中,有一棟以紀念李老師的情誼而命名,法師對於李老師的心情也不言自喻。而法師挑選李老師的「是非真假已忘卻,獨留情義落江湖」做為紀念,反映的不正是彼此性情心志的相契嗎?而性廣法師所挑選的法語,是李老師創立現代禪教團之前,剛開始在佛教界指導禪修時所作,寫的是一個禪師的自肯與慈悲,性廣法師近年致力於指導禪修,她挑選此語來紀念李老師,但不也正是自己心境的寫照嗎?而這一切,豈不正是《十善業道經》所說的:「如是一切,靡不由心」,而顯示「諸法集起,畢竟無生、無我我所」嗎?

 

二、

我從2004年起,每到先師往生週年都寫下紀念文,一方面是表達對先師無盡的懷念,一方面也記述當時的心境、一年經歷的種種,兼為自勉自惕。2012年,就我個人而言,生活最大的變動是我的住家於6月底搬離住了12年的象山社區,而到三重與父母親住在同棟公寓。5年前隨緣買下的房子,現在通了捷運,房客搬走後,整修房子,於是順理成章的搬過來住。搬離象山,對我而言,並沒有任何的不捨。因為幾年來的生活早已成為固定模式,上班下班,每週定期共修,和朋友多在網路、電子郵件或透過手機互動,住不住在象山於我而言並無什麼不同,若有,也只是不再有信義計劃區那麼好的晨間跑步路線而已。

在共修會方面,我們經幾年來的研讀摸索,確立《2003年淨土九堂課》為李老師普傳心法的決定說,現代禪的淨土行人應依此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於是年初大家又在共修時重讀一遍。其後,為幫助同修深入了解李老師的思想,我們又依現代禪13道次笫的順序為大綱,重讀李老師的語錄──即《現代禪的教育》一書。

特別感激的是敏慧師姐、世國師兄,在這一年中,對於幾位同修的深度個別教導,使得同修們在崢嶸各顯的同時又增進彼此的同見同行,確是非常難得的。前一段時間,長年在中國大陸工作的碩誠(松桓)師兄說舊曆年底即將返台相聚,我已興奮得說:希望師兄來看看大家的進境。

今年最值得一記的是小錦師兄來到象山淨苑與我們共住同修。「人情冷暖義為貴,世事滄桑越堅強」。失去敬愛的上師的痛苦,除了時間能夠稍為療癒之外,看見或在乎別人的過失與不足並無濟於事,只有看見並捨棄自己的業習與弱點,不斷朝著上師所在之處邁進,才是根本的安樂之道。

而上師所在之處,並非遙遠。從上師自己的話來說是:「就這樣」,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說是:「在頂上」,用更平常的話來說則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是皈依了彌陀。」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