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1824日,我受輔大宗教所師長之命到中國大陸北京,主要的目的是參加北京大學哲學系成立100年舉辦的主題為「佛教的人文關懷」的兩岸博士生論壇。活動結束後,我在22日中午與晚間分別拜訪先師李元松居士的友人楊曾文教授與宣方教授。兩位師長對於先師的懷念,以及對於現代禪弟子現今的課題的指點,讓我深受感動並且獲得很大的教益,是故在此記述兩位師長的教導,以與我的同修分享。

楊曾文教授上次來台灣時,曾經特意叮嚀:「你們的共修會紀念李老師,不可以把現代禪的名號丟掉了」,我們依此啟示,決議將共修會訂名為「現代禪淨土念佛會」。我將這一進展,當面向楊教授稟報,並且告知我們還製作了招牌,掛在道場外。楊教授這一次給我的叮嚀是:李老師的思想與實踐已經是當代佛教史不可磨滅的一個部份,今後必定不斷有人會探討李老師的探索。他勉勵我們要善加繼承,能夠告訴人們現代禪的判教」與「宗旨」。

北京與楊曾文教授合影  (在北京與楊曾文教授合影)

宣方教授則在我向他請教中國大陸佛教現況研究的一些疑問之後,主動對我說:在台灣認識許多佛教界的大德,其中讓他經常憶起的就是李老師。他詢問我一些很深入的問題,諸如:「你們同修之間對於李老師思想的理解無法一致時怎麼處理?」在聽了我的回答之後,宣教授告訴我五祖法演禪師所說的禪公案「父教子作賊」,大意是說:有一對賊父子,其子請父親傳授作賊的方法,父親於是帶兒子深夜進入富人的宅第,卻把兒子鎖在富人的衣櫃裡,自己逃走,還大喊「抓賊!」兒子憑其機智,讓主人懷疑衣櫃中有老鼠而打開,逃了出來;又投石入井,讓追捕者以為賊落井中,而得以回到家中。宣教授認為,李老師也會如此教育弟子,希望我們不要「死在句下」,而要「善會師意」。

宣教授又對我說,現代禪是一個重視情義的教團,李老師與每一個弟子都有很深的情義連繫,如何妥善安排與滿足每一個人在這方面的因緣,是我們無法規避的課題。

宣教授的這些談話,讓一些平日偶爾在心中浮現的疑惑,能夠藉此得到較為明晰的思考與反省。最重要的是,在這背後所顯見的宣教授對於先師的憶念與關懷,讓作為弟子的十分的感激。

我在回台北之後,第一次共修時,與師兄弟分享了兩位師長的教導,並把它記在這裡,以示不忘。

民國一○一年四月三十日記於象山之麓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