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年先師李元松居士往生八週年的紀念日,國曆的1210日和農曆的1117日彌陀誕相連,分別是星期六和星期日。象山社區的「淨宗書院」舉辦紀念佛三,邀請現代禪同修參加。我們念佛會的成員相約,在星期六晚間原訂的共修時間,也一起到書院隨喜,然後再回象山淨苑共修。除此之外,我還參加了佛三開始及圓滿時,慧淨上人的開示及同修心得發表會,與彌陀共修會的師長、同修共融。

參加此會,最強烈的感受是慧淨上人法緣甚盛,攝受的蓮友很多,相對來說,原現代禪同修參加法會的已居於少數,而擔任執事服務大眾的,則仍是原現代禪同修。由此可見,在書院的同修,仍然秉持先師的遺志,護持慧淨上人弘揚淨土法門,兢兢業業,讓人感念。書院的執事與同修,也對來參加法會的我們表達了歡迎的熱情。尤其是內子美珍,在休息時間被許多人親切的問長問短,美珍也向同修們介紹淨苑共修的概況。李老師女兒對美珍說:「你們很有勇氣,堅持這麼久。」星期六晚間,念佛的休息時間,在佛堂看見慧淨上人,我向上人頂禮,感謝上人的辛苦。星期日晚上,法會圓滿時,教團的總幹事文毅師兄在門口握著我的手說:「記得常常回來念佛!」我說:「當然!

星期日(1211日農曆彌陀誕)上午,象山淨苑的同修,如往年一樣,相約到李老師樹葬墓園禮拜,並到李老師誕生及度過童年的石碇走走。墓園和石碇老街、石碇國小,都是變化很少的地方,青山依舊,綠水長流,年年來此,雖然大家的心情已不再激動,卻也有無以言說的感觸與懷想。

 

二、

回顧這一年,在此寫下一些認為值得記述的事:我認為最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春天,經由楊曾文教授的提醒:作為紀念李老師的共修會,你們最好不要把現代禪的名號丟掉了」,同修們欣喜接納之餘,一致確定了以明照師兄所提的「現代禪淨土念佛會」為名,並請小魚師兄書寫,製了看板,掛在象山淨苑的外牆上。我想這個名稱,總結了我們幾年來誦讀與修學李老師的著作與法語的心得,體現了我們這個共修會的共識。

這一年,我們在共修時,除了以念佛共修為常行之外,還重讀了李老師的三部淨土講錄:先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然後是《2003年上師開示淨土課程》,現在正進行到《密嚴二會淨土法門》,明照師兄發心摘要講義,給同修們在共修時誦讀。今年稍早讀誦《2003年上師開示淨土課程》,對於李老師在往生前向弟子「普傳心法」有更為親切的體會,對於李老師立足於淨土信仰,統攝阿含、般若、禪、密佛法大義的特見,有更為明晰的理解。李老師在這次傳法中,無隱的顯露了自己對佛法的體證,並對弟子如何繼續團體共修,提示了簡要而具體的原則。這無疑是我們傳習現代禪淨土法門最重要的依據。

除此之外,秉持李老師教導弟子「隨喜吟詠阿含、般若、禪、密、淨土諸經論」之意,我們也在共修時讀先師過去曾經指示過的相關教材。我規劃分別以「無我」、「慈悲」、「念佛」三個主題,透過選讀教材的方式,三周讀阿含、般若、禪、密、淨土經論,目前只進行到第二周。

今年中,在明徹、明照兩位師兄的發心與編輯下,我們的念佛會重印了李老師生前提供給現代禪同修熟讀背誦的《內外經文》,贈送給身邊的有緣人。今年底,同修們又分工重新校訂先前敏慧師姐聽寫的《這輩子最幸福的事》錄音帶逐字稿,並由我作重新的分段、編輯,給念佛會的同修參考。與此同時,明照師兄發心,摘錄《密嚴二會淨土法門》,主要略去部份言及同修個人情況的內容,以及一些較為細碎的問答對話,使之更方便於閱讀。這部份的工作正在進行中。

今年初,我們曾經討論過念佛會的發展方向。李老師在2003年的淨土九課中說:「什麼是行菩薩道?好好的照顧家庭、小孩、先生,就是行菩薩道。度一個人或度很多人,相對法界而言,都是很渺小。論心不論事,所以菩薩道是看發心、悲心。更進一步而言,只要將本份事做好,就是在行菩薩道了。每個人的本份事是什麼,他自己會觀察因緣。將本份事做好,就是真正的有悲心。一個人是否為菩薩,不能以他做多少事來看,而要看他的慈悲心。每一個菩薩各有他的因緣,只要圓滿他的因緣,他就是菩薩,他不用學習別人才是菩薩。」本於這樣的精神,我們的念佛會雖然人數不多,但是都能安份於自己的修學,儘管沒有能力廣度天下,但也不能關起門來,拒人於千里之外。因此,今年,我們把這樣一段話放在官網的首頁:「《現代禪淨土念佛會》是紀念李元松老師並依循李老師教法的共修會,歡迎現代禪同修及十方善知識共結佛緣、共沐佛恩!

這些都反映了這一年來,現代禪淨土念佛會所形成的共識,與正在走的路。

 

三、

應該可以順便一提的是:今年有機會先後與兩位現代禪的師兄姐敘舊,他們不約而同的對於我在去年紀念李老師往生七週年文中提到的「法脈新枝」表達了疑慮。我仔細傾聽他們的質疑,了解到:「我忽略了別人的感受」。我很感謝他們對我的直言,讓我了解師兄姐們的想法。但我認為,這種質疑的根源在於:他們認為現代禪的血脈圖是以禪宗或密教為典範,因此認為:「你們沒有得到上師的印可或付囑,憑什麼收徹字輩弟子」?但我的認知是:現代禪在2003年以後,已經不是以禪宗或密教為典範的教團,而是淨土念佛會。上師在2003年講淨土九課的時候已經說:心法已經普傳,即無論迷悟,堅持念佛;活著的時候做一個快樂、聰明、有品的人,死的時候往生極樂淨土。以信代慧,進而以信增進智慧,智慧又增進信仰,輾轉增上。

我們成立這個「現代禪淨土念佛會」,是我們自己願意追尋先師的教導,而不是得到先師的付託。現代禪之所以有徹字輩弟子,並不是我們任何人有資格收弟子,而是當有新人願意自稱李老師的弟子時,你應當如何滿足其願?我在多年前寫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文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但總有一些人,情不自禁地懷念上師、依上師之教導學佛、念佛,重新閱讀上師生前的教導,願意整理、保存、重新理解上師過去的行履與思想、著作。要怎樣解釋這樣的行為呢?大概就是這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吧!上師生前曾有句話對佛陀說:『為什麼人們一問再問,你總是微笑不語?』今天,我們問上師,為什麼如此消滅自己,恐怕您也總是微笑不語吧!不語的上師、不語的佛,應該就像那不言的桃李一樣,不反對樹下總是形成一條條的蹊徑吧!」我不知道現代禪淨土念佛會的其他同修怎麼想,但我清楚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在禪門或密教的概念下繼承什麼,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們願意一直追隨上師的教導,一直往上師所在的地方走去,也不妨礙我們根據李老師普傳的心法,組成一個「淨土念佛會」吧?而這個念佛會的新成員,當他願意成為師門的一份子時,使用既有的血脈圖命名,應該是順理成章之事!

 
四、
先師往生八週年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年與一些現代禪師兄弟晤面
,無論他們現在是在哪裡參學,覺得許多人都更加成熟了,許多人放
幾年來的憂惱與愁苦,信佛念佛給他們帶來的喜悅,和對生命方
向的省思,逐漸顯現出來。我為這些師兄弟歡喜之餘,也想起先師曾
經說過的:「生命會自己尋找方向」。無論如何,每一個人都會得
到他自己應有的歸宿。先師在《密嚴二會淨土法門》說:「覺得自己
不好,是顛倒想;覺得自己很好,也是顛倒想。」在這樣不可思不
可想的寂靜中,感念先師的教導,感念彌陀的救護。不滿百年的人生
會很快過去,沒有什麼是能夠不放下的。信佛念佛的最大報償,就是
現前滿滿的幸福。能夠在「現代禪淨土念佛會」這樣的看板下,對我
而言,是幸福中的幸福。
 
民國一百年聖誕節寫於象山社區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