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柯按:昨天在電視上看到郝柏村在中正紀念堂講的這段話,我的嘴巴驚訝得合不攏。我認為,正確的講法應該是「沒有解除戒嚴,哪來的民主?」才對呀!郝的顛倒黑白,到了莫名奇妙的地步。今天看到這個譴責文,當然就要表達讚同之意了。我記得當兵的時候,郝柏村當總參謀長。一天晚點名時,連上長官宣導一個案例:一位士兵因為女朋友變心,他帶著步隊的刺刀,才剛剛翻過兵營的圍牆,就被捕了。因為郝下令「攜械逃亡,唯一死刑」,這位年輕人就這樣被殺了。我當時心裡就質疑,這裡面的適法性何在?郝為冤案的在所難免開脫,這種「別人的孩子死不完」的心態,真是太愚昧了。

沒有戒嚴 哪來民主?
--譴責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之言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台灣勞工陣線  聯合聲明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10/31在中正紀念堂向蔣中正致敬,並表示:「如果沒有過去的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媒體往往顛倒因果;白色恐怖手段雖然嚴厲,雖不免有人因私人恩怨出現冤案,卻是為了消滅潛伏在台灣社會的共黨分子,這不是戒嚴的政治錯誤。」
台灣擁有全世界最長的戒嚴時期,從1949-1987年,長達38年。在這段期間,台灣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出版自由、沒有集會結社自由等各種基本人權,甚至很多人以莫須有的罪名及不當審判而入監、死亡甚至失蹤,而造成多少家庭的人倫悲劇。根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即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的統計,共有7159件的不當審判,其中789件是死刑。而這些數據,僅是該基金會有正式予以補償的案件統計數,而非真正所有的冤案數據。白色恐怖所造成的,不僅是冤案而已,更造成了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於公共事務膽怯、冷漠、感到無力的文化現象。
然而,正是因為台灣從來就沒有進行轉型正義,沒有調查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僅以人民的納稅血汗錢來賠償被政府冤錯亂殺的生命,在2011年的今天,我們才會聽見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倒因為果地說,台灣的民主,是因為過去實施戒嚴的功勞。
這樣的言論,不僅荒謬,而且對於戒嚴歌功頌德,就像是在歌頌德國的納粹作為一樣令人髮指。由此可見,我們的這些行政官員,不但不用接受歷史審判,可以享受既得利益,甚至完全沒有反省過去的政治作為是錯誤的,還要想爭奪詮釋權、竄改歷史真相。
對於這種民主倒退的言論及現象,我們予以嚴正譴責,並要求郝柏村先生及國民黨必須為一再出現這樣的荒誕言論,向所有白色恐怖的受難者遺族及全國人民道歉!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