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圖行-為圖博自由而走http://walk4tibet.blogspot.com/

12月12日星期天,趁難得的星期假日,我參加了第三天的活動,從埔心火車站走到新竹火車站。

幾天前,我同札西慈仁說,星期天我要跟你們走一段。星期天,一大早從台北家裡開車到埔心火車站,剛好趕得上集合的時間。早上的陽光很好,有12位參加者還有我。我和參加者大多不太熟,有些是第一次見面,雖然和大家都有點陌生,但是有一種同心的熱情。

DSCF0185.jpg 

早上的埔心街頭。我是只來走一天的,其他大部份都已經是第三天了。看不出他們的疲倦。

DSCF0186.jpg 

這是很自由的隊伍,有時靜默,有時會談話,但走得很快。

DSCF0190.jpg 

隊伍很少休息。早上說了一個小休息一次,上午基本如此,下午就幾乎沒有休息了。這是在湖口裝甲兵學校前草地上的休息。

DSCF0193.jpg 

有一次小休息時,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和大家好奇的談話,知道他是福建來的客家人。本來談得很愉快,後來提到也是福建客家人的李登輝前總統,結果這位老先生一直罵李總統,而且用很陰損的方式說。我說:「你不要這樣說,這樣很缺德。」他說:「我要讓大家都知道,要大大的宣傳…」。他還怪李總統上台以後,台灣才有強姦犯不被判死刑的。我們都說判死刑不好。後來,我們要離開了。他回到附近的菜園子裡,拿起了一把細竹枝,對著草叢裡的小蟲一直打。看到的圖博朋友直叫:「不要殺!不要殺!」

在路上,和已經拿到台灣居留證的丹增先生談話。他大我十歲。他是在圖博出生,一九五○年隨父母到印度。他比較了印度與台灣的不同。他說,印度環境髒,官員大大小小都貪污拿錢,幾乎每個人都得過很苦。台灣則是乾淨,雖然政府很嚴,會抓捕無國籍者遣送,但是很少貪污的小官,而且台灣人對圖博人很友善,工作幾會也很多。我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從一個新移民的角度,如此親切的來看台灣這個社會。

快到湖口的時候,一位女士在半路迎接我們,邀我們去她家吃中飯。我覺她很面熟,後來才認出是曾經一起吃過一餐飯的基金會佛學班的班長盧老師。盧老師的父母家在湖口老街,古色古香的房子,準備了很多食物及水果。一行人在那裡好好的享受了一下下。

DSCF0194.jpg 

我們把圖博的國旗放在盧老師家門口。

DSCF0196.jpg 

我們這一行人,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背景,有不同的年齡層。隨緣的談話,是非常有趣的。晉美諾布非常的強壯,也很和善,照顧每一位參與者,步履快而穩健。晉美告訴我,他曾隨父親塔澤仁波切在1998年來過台灣,當時的台北市長陳水扁先生給予支持。他對於陳前總統現在獄中,表達了遺憾與傷感。我向他介紹了1997年達賴喇嘛於李登輝總統任內訪問台灣,隨後成立了流亡政府駐台的代表處。我說,陳前總統入獄,很多人都覺得遺憾,從五都選與來看,台灣支持他的人仍然不少。爭取以「前總統」加以特赦的訴求,也可能成為未來台灣的一項運動。(晉美諾布和我是用英語溝通的,不知道我們有沒有誤解彼此的意思。這一段12月14日補述。)札西慈仁,我對他在2008年於日本抗議奧運火炬之事致敬。他告訴我,今年又到日本去,被日本警察很和善的跟監,以及他在法國參與「西藏.台北」記錄片的情形。札西已是台灣的公民。他以台灣和圖博為榮,以及他的熱情和英雄氣概,都讓我很敬佩他。昭慧是一位把修行佛法和參與圖博人權活動結合起來的實踐者。我聽她談了她對於工作、修行與社會運動的抉擇,覺得真的非常難得。(她為了能夠參加聲援西藏的活動,而把固定的工作辭了,換了一個更自由的工作。她立足佛教的人生觀,覺得要把時間放在更有價值的事上,而非只為賺錢而勞動。)

天剛剛黑下來的時候,我們走到了當天的終點新竹火車站。

DSCF0200.jpg 

我的腳底,中午快到湖口時,已經覺得有點磨擦過度。傍晚,快到新竹時,腿已經快要沒力氣了,憑著練太極拳學來的方法,還是可以一直走。如果沒有意志力的人,我想是不可能參加這樣的活動的。每一個人都走完了這天的路程。內人問我:你是其中年紀最大的嗎?我說「當然不是」。丹增先生大我十歲,同行的林太太,過去曾參加過林義雄帶的「全民作主」也走過了全台一週,這次又來走。她的年紀看起來也比我大。人為了理念,為了表達對於人權的支持,這樣辛苦,其中的滋味,是點滴在心頭的。這一次同行的還有林一方先生。他也參加過「全民作主」的步行活動。他告訴我已經步行環台很多次了。

一路上,偶有路人或騎士表示支持或打氣。走到新豐往竹北的路上,有一位騎摩托車的小姐最熱情。她一直拿手機拍照,後來又和晉美諾布等人合影,說要把照片貼到臉書上。她也提到了劉曉波。

一天的活動結束,漸漸與大家有點熟了。我特別想和丹增先生合影,就照了這張:

DSCF0201.jpg 

結束後,我搭火車回到埔心火車站,然後開車回台北。我的右腳後來有點問題,可以走,但是抬不起來,要用手幫忙才可以。尤其是停了車以後,走上坡路回家,要不停的數算著步筏,忍著痛走回家,不免被老婆又笑了一頓。

但我知道,這對於全程參加為西藏而走的朋友算什麼?他們明天還要繼續往前走,直到12月23日到高雄。謹在此向這些朋友致敬。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cylin
  • 致敬。一方是最早把圖博苦行引進台灣的人之一。應該是1997年罷?
  • 我不知道耶。那天只和林先先簡單的聊了一下,當然也提到了朝億兄了。他告訴我步行環台數次了。

    unjinkr 於 2010/12/14 09:33 回覆

  • FjuTeresawong
  • 這樣的活動很少人知道耶!有點可惜!
    站在台灣彈丸之地,遙看國際人權,很多時都是模糊的!
    平安夜,只有在地平安,實在可不平安呀!
  • 這個活動,有些報紙及電視是有報導的,但是沒有「大力報導」就是了。台灣人大多忙著自己的事,社會被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每一個領域在做什麼有趣或有意思的事,參與的人都不多。我覺得可能是和台灣媒體的「無能」有點關係。但也可能和台灣民間社會的相互串連不足有關。我覺得做文化工作的,除了埋頭於自己的領域之外,經常也抬頭看看別人正在做什麼,也是必要的。當然,這部份的工作,我也做得很不足。

    unjinkr 於 2010/12/27 13: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