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段時間正在撰寫關於印順法師的論文,準備到大馬參加會議的,加上還要上班,因此對於來信遲覆,敬請原諒。

你來信說到劉曉波先生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感觸,說○八憲章提的某些憲政人權問題,如分權制衡、司法獨立、集會自由、宗教自由,大馬也存在著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我想,台灣雖然相對來說,是比較民主自由的社會,但是也仍然或多或少存在政府侵犯人權的事,為人權而呼籲,應該並沒有可以停止的一天。

你問我怎樣思考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意義?我因工作的關係,過去幾年與包括劉先生在內的中國異議人士經常有電話或採訪連繫的接觸。我認為,劉曉波的○八憲章,從內容來看,雖然比較全面、完整,但多是民主人權的常識,並不是什麼驚世之作。劉曉波先生堅持走在爭自由的路上,令人敬佩,但比劉曉波更有啟發、更有貢獻、人品更好的中國異議人士不乏其人。然而劉曉波得獎確是一個非常令人安慰和振奮的發展,它將帶來巨大的改變,無論對於中國甚至世界的和平的發展而言,都是如此。

我認為,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把這個獎頒給劉曉波先生,最重要的意義,並不在於○八憲章或劉曉波先生個人本身如何,而在於代表西方的主流社會價值的這個獎,不再對於中國的人權狀況視而不見。這對於中國爭取民主自由的人們具有莫大的鼓舞,使他們相信整個自由世界並沒有忘記他們,甚至願意和他們站在一起奮鬥,這會給他們更大的安慰與信心。

198964天安門屠殺之後,中國開始以極底的工資和因為專制政府才能夠創造的優惠政策,吸引海外華人(包括台灣商人在內)以及外國資本家,到中國任由他們剝削中國的底層勞工與環境,獲取大量的投資,然後又把低價的商品傾銷到全世界。在這之後,中國的低人權情況,成為海外華人與西方先進國家獲取利益的主要原因。在這樣的態勢之下,海外華人與先進國家不期然而然的與中共統治階級結成了利益共同體,一起享受中國政治專制與社會不自由的好處。

在這樣的情勢的發展下,海外華人與西方先進國家漸漸的對中共貪腐專制的當權者越來越沒有批判力,甚至反而要歌頌起中國的發展模式。中國這幾年的國際公關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海外華人和西方先進國家對於中國人權狀況的容忍和漠視,到了越來越荒謬的地步。相反的,也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20多年來,中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權貴集團的驕橫越來越沒有章法,人民的不滿也越來越表面化。雖然中共在逐漸失去人心的情況下,官方的權威已經消失殆盡,鎮壓人民的手段越來越疲軟無力,但是憑藉著種種軟硬兼施的方法,這個政權還在以拖待變。在這同時,民間力量在官方力量逐漸削弱的情況之下,不斷的在壓力下成長。維權人士、異議人士、法輪功、基督教家庭教會、網路社群…在監獄、勞教、非法軟禁、暴力毆打等等手段的欺凌下,並沒有削弱,反倒是滿懷信心的前進。在這個情況下,他們唯一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這幾年來,來自國際社會和海外華人的關注越來越少了呢?

以台灣來說,過去,台灣自稱「自由中國」,對中國的民主化起著號召與教育、支持的立場,等到台灣自己民主化了,反而對中國的民主化相應不理了。這不是讓中國人感到奇怪嗎?以海外華人來說,過去,華僑是革命之母,現在華僑變成了海外投資客,他們認為中國已經崛起,誰看到了中國人民的苦難了?而過去在鄧小平、江澤民的時代,有時候還會回應一下國際社會的人權關注,釋放一些異議人士出國,胡錦濤時代已經沒有這樣的事了。高智晟、陳光誠、郭飛雄、王炳章、楊天水、黃琦、劉賢斌……這些被非法下獄欺凌的人,還有廣大的法輪功修練者、基督教家庭教會人士、上訪人士,他們所遭受的人權侵奪,以及為人性尊嚴而進行的奮鬥,他們並沒有得到足夠的聲援與支持,從某種程度來講,他們是孤立無援的。我這幾年所從事的新聞工作,我深知他們在苦難之中,期待全世界人們給他們關注的渴求。他們要的不多,只希望他們所受的苦難能夠被世人知道就夠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諾貝爾和平獎,這個世界上人道主義成就中的至高榮譽,今年歸到中國異議人士身上,對於這些受苦的中國人而言,真的是莫大的安慰,也將是一上莫大的鼓勵。他們知道,中國民間力量的和平奮鬥,不再是世人刻意淡忘的課題,而是世界目光的焦點。這對於中國民主人權的發展,絕對是非常大的鼓舞。

108日諾貝爾和平獎公佈以來,劉曉波及其妻子固然受到更嚴厲的看管,許多異議人士也開始了被公然軟禁的遭遇。但我從採訪中知道,他們並不懼怕,也更有信心。對中共來說,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並不代表什麼,他可以學緬甸呀!關另一個翁山蘇姬對中共來說有什麼難的?世人又耐他何?但是諾貝爾委員會的舉動給了中共一個清楚的信息,西方仍然堅持的傳統價值,是沒辦法一直被收買下去的。世人的良心,不會一直沈默不語的。可以說,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的真正焦點是中共,是為了甩他一巴掌而頒的。

甩中共一巴掌的意義是什麼?那是世人的良心的呼聲。那與世界各國還是息息相關的。台灣這幾年,因為與中共交往,實際上人權情況,包括新聞自由退步、廢死刑運動受挫、勞工人權下降、警察暴力抬頭、街頭示威活動被起訴……。當人們對於最大的不義沈默時,自己遭受不義時,也會覺得孤立無援。我相信,當中國的人權情況不被關注時,馬來西亞的人權情況,也沒有人有意關注的。這就是世界一體化的蝴蝶效應。因此,世人應該為諾貝爾和平獎今年甩的這一巴掌高興起來,因為正義的怒吼開始發出聲音了,惡人開始手足無措了,受苦的人們得到了安慰,而且倍增勇氣。他們知道,黎明快要來了。中國快要天亮了。

金柯敬上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