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日訪信神

趁著暑假的空閒,我們共修會的成員相約到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拜訪俞繼斌院長。此行除了向俞院長問安之外,主要是向院長報告共修會最近的情況。新近來到我們中間一起共修的三位成員:碩誠(松桓)、文言和素錦,都參加了這次參訪。俞院長介紹一位來自丹麥的鄧彥士牧師Rev. Jens. Dammeyer同我們一起談話。延續中華信義神學院與現代禪李老師宗教對話所建立的友誼,俞院長寬闊而深邃的信仰經驗,仍然激勵著我們在自己的宗教探索中繼續向前。

 

 SANY0209.JPG

最近一段時間,象山淨苑的同修們利用週六共修的時間,觀看20026月李老師帶領現代禪同修訪問中華信義神學院,進行宗教交流的錄影帶。也就是「佛教與基督教信仰的交會——現代禪與中華信義神學院的對話」一書「深度對話:第三篇」的內容。http://www.masterlee.url.tw/talk/talk-01/talk-12.htm。這是李老師往生後,中華信義神學院俞院長在三四年前,受華敏慧師姐之託,從學院的檔案中出乎意料之外的找到,並寄贈給我們共修會的珍貴禮物。

李老師生前很少錄影,因此這份長達將近兩個小時的錄像,可說是非常罕見的長篇影像資料。新近與我們一起共修的碩誠(松桓)、文言、素錦等師兄姐,有的沒有見過李老師,有的沒有看過這卷錄影帶,於是大家用共修的時間,好好的再次回顧李老師的風采。

在觀看錄影帶的同時,我們也興起想趁著暑假到信義神學院去拜訪俞院長的想法。約好了以後,我們就在82日下午,一行六人驅車到新竹拜訪信神。

  

進到俞院長的辦公室,院長備了滿桌的水果與點心,熱情的招待我們。院長又送我們兩本書,一本是前聯合國秘書長、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韓瑪紹(Dag Hjalmar Agne Carl Hammarskjöld, 1905-1961)的自省錄《痕跡Markings》的漢譯本。俞院長並介紹了這位信義宗的基督徒政治家,以及他曾經引用書中的句子與李老師分享的經過。另一本是介紹信義宗神學家撰寫的關於與路德神學與佛教淨土信仰作比較的學術著作。

我向俞院長概略的介紹了我們共修會新近的情況,主要是增加了幾位新的成員,無論是過去現代禪的師兄弟,還是從網路上讀到李老師的著作而與我們接觸,很快就能與我們同見同行,並且為共修會增加了活力。恰巧這一次三位新加入的成員,都與我們一起到信義神學院來,和俞院長見面談話。

除此之外,俞院長是一位太極拳高手,曾經在信義神學院教過「靈修與太極拳」的課,而我們共修會來訪的幾位成員中,最近也有開始學習太極拳的,因此也很自然的談到了這方面的話題。俞院長特別提到「基督徒可以練功嗎?」http://ce.fhl.net/websharing/sharing021.htm這個問題,並從基督教神學反省的角度,作了一些簡要的辨別。

來自丹麥的鄧彥士牧師,是信義神學院宗教研究中心的前研究員,對於宗教對話深感興趣。因著鄧牧師的參與,俞院長與我們一起回顧了過去信神和現代禪李老師進行宗教交談的許多經驗和感想。俞院長提到,與現代禪的對話,雙方能夠如此契合而深入交流,完全出乎當初的意料之外。又讚美李老師是有赤子之心的修行人。鄧牧師則說,在上帝的面前,我們都是孩子,我們都不用是完美的人。

俞院長的辦公室有一張馬丁路德的畫像,畫中的路德斜睨著眼,既嚴肅又天真。我說:「鄧牧師的眼神有點像路德。」然後讚美路德是非常能夠嘲笑自己的人,讓人非常的欣賞。俞院長一轉語,說:路德除了很會嘲笑自己之外,他也很會嘲笑魔鬼。然後說了一個路德嘲笑魔鬼以驅退之的故事。

林文言師兄特別提到了在書中看到的,弘一大師與著名基督教作家謝頌羔牧師互動的經驗,讚歎前輩佛教徒與基督徒相互欣賞的佳話。俞院長則回憶在過去的交談中,李老師對於「異教徒」一詞略有疑義,認為其中帶有貶意,最好不用。後來雙方發展出「他教」甚至「友教」的概念。宗教交談旨在成全對方,幫助彼此的更加認識自己的信仰。

俞院長拿出珍藏在他書房中的一帖字,是李老師請小魚師兄書寫並製作的。其內容是:「因信稱義。因信稱義讓我感動歌泣,故請小魚書呈中華信義神學院俞院長」。看到這帖字,我們都非常的欣喜。後來,我們就拿著這帖字,在路德的畫像前拍照留念。

 SANY0207.JPG

在談話中,鄧牧師曾提了一個「大哉問」的問題,即「什麼是真理?如何確知真理是真理?」俞院長說了一個讓我們這些佛教徒都有點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大意是說:耶穌說:「我就是真理(道路、真理、生命)。」這是其他宗教或哲學家從來沒有過的宣稱,難道人們不應該注意嗎?俞院長的提法,直到回家之後,同行的內子美珍,還向我提起,問我怎麼理解這個問題?

我說,誠如俞院長提到的,基督教認為上帝的啟示除了「一般的啟示」之外,還有「特殊的啟示」,也就是一般普遍性的、能被一般人認知的真理之外,還有透過特別的神啟所宣告的真理。在佛教的傳統中,偏重的是真理的普遍性,而不是真理是由誰啟示的。因此,佛教會說:「依法不依人」。可是基督教卻從另一個極端強調真理是由神親自宣告的,強調「依人」的重要性。佛教徒聽到這樣的講法而覺得驚訝,是很正常的。

我拿出一本讀過的書給內子看:「基督教神學重視以聖經為聖道,強調『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可是『詩篇』又描述上帝宇宙性的顯現,『諸天述說神的榮耀』,聖道不侷限於傳統的宣講中。」法國哲學家呂格爾把這稱為真理的「呈現與宣告」,二者相輔相成。

如果從「呈現與宣告」這兩個脈絡來看,佛教似乎更重視真理的「呈現」,因為佛陀所「宣告」的真理,會強調它是「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是法常住。」強調佛所說的是「古仙人道」,強調真理的普遍性,而不強調其獨一性。但事實上,佛教仍然隱含著強調其獨一性的一面。如佛教徒相信有些真理「唯佛能知」,有些事相「諸佛出廣長舌相以保證它的真實性」,或強調某一部經是佛陀「金口所說」。換句話說,基督教有透過「宣告」而傳達的真理,也有人人能夠共見共知之「呈現」的真理,佛教也是這樣。

以上是憑藉記憶所作的記錄,掛一漏萬是難免的。李老師曾說,與信義神學院交流,深感我們與基督徒是同一血緣的人。俞院長幾年來對於我們共修會的關愛與勉勵,溫暖著我們的心。從這裡,我們見證了上帝與耶穌的愛,是超越宗教藩籬的。

810日記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