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監察院就民國八十五年空軍作戰司令部冤殺士兵江國慶一案提出調查報告。國家的體制和一群食國家俸祿、享受人們尊敬的官們,透過偵查、起訴、審判的過程,把一個年輕的生命白白的剝奪掉,它凶殘與邪惡的程度,比起任何一件被人們形容成「令人髮指」的案子,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江國慶先生年邁的父親也誓言要為兒子報仇申冤。但是他能像白冰冰女士那樣,主張把那些官們也一一送到刑場,像他的兒子一樣被射殺嗎?如果他這樣主張,能夠得到社會輿論的支持嗎?顯然我們的社會對於犯錯的平民百姓太不假辭色,卻對犯錯的官員太寬容了。看看白冰冰、陸晉德們對於犯人們殺氣騰騰的斥責,監察院對於官們的責備,實在是太文雅、太理性了。

江國慶被冤殺一案,問題出在很多環節,都應該作出檢討。但是如果我們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的刑罰制度中是沒有死刑的,那麼,或許情況會完全不同。

第一、非常明顯的是,如果沒有死刑,江國慶先生現在一定能夠接受國家的補償與致歉。有了死刑,這就成為不可能。(如果有人看過英國電影「以父之名」就能想像江國慶先生今天將會何等快樂。而現在,即使監察院的報告,只留下深沈的遺憾而已,哪有一絲絲令人喜悅之處?)

第二、如果沒有死刑,或許當初那些凶殘的保防官、檢察官和法官,不敢這麼草率和膽大妄為。因為被冤枉的江國慶及其家人,在獄中還能夠有足夠的時間為自己申冤。當初那些官們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為,難道不是認為殺人滅口之後,死者及其弱勢的家屬又能奈我何?如果我們國家的刑罰中沒有死刑,那些有權冤殺百姓的官們可能就會審慎一些些。

台灣的男人大多都當過兵。在江國慶先生身上發生的事,難道不會發生在你我的身上嗎?國家權力包含著可能的邪惡與凶殘,你怎樣保證就不會莫名其妙的就落到你的身上?說真的,如果你是江國慶先生,同樣的況情你能夠逃得掉嗎?如果不行,那你就應當好好思考死刑存廢的問題。

支持死刑的人在討論問題時,都把焦點放在犯人的凶狠、邪惡,應該不能被社會所容忍。這個觀點當然是成立的。從江國慶先生的遭遇,我們很清楚的看到,殺死犯人其實也是非常凶殘的一種行為。報紙上常常形容黑道殺人的凶殘時,說他是「行刑式的殺人」。而江先生就是用這樣的方式被殺死的。如果我們的社會不能容忍犯人的凶殘,為什麼卻同意自己仍然使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別人呢?

從江國慶先生的遭遇,我們也清楚的看到死刑的不可回復性。冤獄可以賠償,但是我們的國家怎麼賠償被冤殺的犯人呢?

從江先生的遭遇,我們還看到了「以牙還牙」式的刑罰是不被接受的。因此,沒有人會主張,也沒有人會同意:包括陳肇敏先生在內的官們,必須像江國慶先生那樣被槍決,來回復正義。不要忘記,如果用傳統戲曲的邏輯,包青天可能會用這種方式來大快人心的。但是現代的文明刑罰,不應當有這樣的事。

因此,廢止死刑的主要理由並不在於容忍邪惡凶殘,它真正的焦點在於,當我們的社會在對犯人實施刑罰的時候,是不是採用邪惡凶殘的殺人作為手段?死刑廢止論者主張社會應該有刑罰,只是反對以殺人來作為刑罰的手段。

江國慶先生的冤案,難道不足以成為廢止死刑的充足理由嗎?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JJ
  • 台灣社會的悲哀是:
    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贊成死刑。因為他們都覺得自己不會被誤判。
    所以這些人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對於社會的發展真的是非常的不利

    面對死刑的議題,這些人多的是情緒,都害怕自己或是親朋好友變成暴力殺人犯的下一個目標。

    和自己的親戚朋友,在說廢除死刑的議題,所得到的回覆居然是:「表哥,那若是死刑被廢除了我就第一個殺你。」

    我的媽唷~
  • 我想,您的表弟一定是在開玩笑的。人們在討論嚴肅的題題時,卻用玩笑的態度來說,這很可悲。

    unjinkr 於 2010/06/29 15:07 回覆

  • 訪客
  • 對於真正的許嫌逃過死刑之後, 又連續再犯案(包含竹竿的林小妹)
    對於許嫌, 居於這個充足理由死刑還是有必要性
    這件事錯不再刑罰, 在辦案人員的問題~刑求與非法取供.


  • 訪客
  • 冤獄、不法刑求、好大爭功才是問題點,怎麼要牽拖到廢除死刑呢?請不要模糊焦點,借題發揮.
  • 訪客
  • 才剛有人說「覺得自己不會被誤判」,就馬上有人說「幹嘛牽拖廢除死刑了」。問題點只有你這個天才看得出來? 解決任何問題永遠是嘴砲比實際去做容易許多。等樓上自己成為冤獄、不法刑求、好大爭功的受害者,其他人都要站在死刑這邊,樓上才有那麼一點點腦筋會覺悟。
  • hu
  • 若是現行犯證據確切是否還要免除死刑必竟無贊成廢死刑理由誤判之情況存在,還有此案速審速決由軍方非司法人員執行本案,才是重點,而且此案為軍法叛決,不知可否提出那一國軍法無死刑之國家,不然現在或之前被判死刑者那個證據確切不是一拖10年以上比比皆是,為何不提出比較?這是軍方潛在問題,應先處理
  • 訪客
  • 佛教反對殺生,但未必便反死刑,經典上的例子多不是以局外人的立場動動嘴皮說反對死刑就算盡力了。修行的自我立場一但涉及社會等外在機制,除非修行者自身付出相應的代價,「讓自我具體的參與此一客體環境的勢用之中」,譬如,自願代死刑犯上刑場,否則都是自我與受害者家屬及社會等隔別的截斷的一種空談,甚至可以說是偽善。(處刑者造惡業等於其實和癈死議題不相關,其立論是就處刑者自身立場,而非溫惠兩位先生完全以「自我」觀待問題而忽略受害者及其家屬。譬如受害者生前贊同死刑,而後來被殺,自然可以推論其想要加害者被死刑。)
    友人之母被暴徒傷害終身殘癈,一家生活為此深受影響,但此暴徒只被判半年,你們認為其罪行和被處罰能果真對價兌換嗎?而死刑亦然,只是在一切皆無法對價兌換之餘現行多數民眾願意接受的方式。「強迫別人宽恕」更是一種同理缺乏之顯例。
    如果我們不選擇原諒呢?你們這些唱高調而實則沒有切膚之痛,又喜切割理解國內外解複雜的社會深層因素的人士非常的令人反感。法律只是一種視角,宗教亦然。
    原諒或寬恕的權力在受害者的家屬或其本人,國家機制無權剥奪之。
    此外,所引經文煩請別引後出者,請直引《雜阿含經》為經證,只比龍樹略早的婆沙論就不必了。犠牲自己以止殺戮等例不用再引述了,因為這正符合我第一段的申論,溫金柯、釋惠敏能否行菩薩道,自願代死刑犯受刑?

    (可立一癈死同意書,願意者簽名同意放棄自己被殺害後,其加害者之未來被處死刑之可能性。>然後公佈同意者名單,我們便知誰是偽善!)
  • 沒有人能強迫別人寬恕。寬恕只能由自覺而來。
    如果不寬恕的話,受折磨的是自己,又怎能真正傷害別人呢?
    為了不傷害自己,因此智者選擇寬恕。
    為了悲憫傷害自己的人,佛陀有時也會建議寬恕。但是他怎麼可能強迫別人寬恕呢?人要自陷於苦,誰能拔濟呢?

    unjinkr 於 2011/04/18 16: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