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馬來西亞朋友轉寄來的信,發信的人只有短短的一段文字:「請問各位佛友我們要保持沉默還是要回應呢?若要回應,應該如何回應呢?」引述的內容是:

2010詩巫唐崇榮博士佈道會《信仰的能力》

地點:詩巫廣場

日期:10-12/5/2010

以下是他們到處分發的宣傳單的內容摘要:

其中有一段是:

為什麼信耶穌才能得救?

人間所有的教主都是有罪的人,但是他們是罪人中間最偉大的,孔子、孟子、老子、釋迦牟尼、默罕默德都很偉大,但是他們的偉大不等於他們可以作救主。所以耶穌基督要到世界上來。他是神又是人如果他只是神,他不能作救主,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他是神,他只能審判人,不能代替我們死,所以耶穌要作人,才能代替我們死;但是如果耶穌只是人不是神,他也不能作救主,因為他只能代替人,但是不能代替上帝來實行拯救,因為他是神,他又是人,所以他作了神與人的中保,站在神與人的中間拯救你我,感謝上帝。

 

以下試著思考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馬來西亞的佛教徒為什麼會覺得這樣的字句「刺眼」?這些情況,可能台灣的佛教徒反應會比較平靜。大概不會出現「我們要保持沉默還是要回應呢?」的疑問。台灣佛教徒可能會覺得:「尊重他們就好」。

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他站在自己宗教的圈子裡講「自是非他」的話,這種表現是極為正常的,我們何必大驚小怪呢?就好像佛教徒也會說:「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一切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這樣講不是同時也把耶穌包含進「不如佛的一切」之中了嗎?基督徒如果因此跳腳,考慮要「保持沈默或回應」?不是會被我們暗暗偷笑嗎?所以,我認為,比較正常的反應,就是對他們這種「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講法,加以體諒和同情就好了。想與之爭辯,似乎是不必要的。

更何況,如果佛教徒了解基督教的教義,就會發現他們對於其他各教的教主,已經是非常推崇了。用「偉大」「很偉大」「最偉大」三個詞來形容他們,都是很肯定的。佛教徒可能覺得比較不習慣的是「罪人」這個詞。但是如果知道基督徒也認為自己是罪人,而且保羅、彼得、教皇、聖徒、馬丁路德、加爾文…一切你想得到的偉大、很偉大、最偉大的基督徒,都是「罪人」,那麼就會對這個名詞的意義有不同的感覺。他的意思只是說:「他是人」而已。因為只要是人,就都是罪人,因此「罪」從某種意義來說是個「贅詞」。如果從個意義來理解,就不覺得他說的有什麼不對。更何況,他用了「偉大」「很偉大」「最偉大」三個詞來形容他們,所以他這樣說並沒有明顯的惡意,反而可以認為是一種致敬。

唐牧師這一段話要強調的是,耶穌不同於其他的教主之處在於,其他的教主「是人」,而耶穌「是人又是神」,而「只是人」的就「不能作救主」。這是基督教的觀念,從基督教的立場來看,他覺得這樣想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平心而論,也只是很平常的一段話。但問題是這樣的觀念是否具有普遍性?其他宗教是否認同他的批評呢?以下試以我的宗教常識略加推想。

首先從他提到的孔子、孟子來說。儒家以孔孟為聖人,認為他們都是人,而不是神,也不以他們為「救主」。因此唐牧師的批評對於儒家來說,根本就搔不到癢處。儒家認為人要見賢思齊,希聖希賢,知命知天,成仁取義,雖死無憾,卻不認為需要找什麼救主。他可能反而覺得,基督徒不以耶穌為聖賢,卻以他為神、為救主,才覺得好笑呢!

又以伊斯蘭來說,他們認為:「萬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阿拉使者。」穆斯林也認為穆罕默德是人,而不是救主,只有阿拉,也就是上帝才是救主。因此,唐牧師的批評也會被穆斯林嗤之以鼻。因為他們不但沒有以穆罕默德為救主,反倒是基督教才是以為救主呢!基督教自己認人為救主,卻反而誣賴給伊斯蘭,豈不是自打嘴巴?

佛教的問題比較複雜一點。以聲聞佛教來看,他們認為真正有救度力的並不是佛的肉身,也就是那個「人」,而是他所宣說的真理。如《大毘婆沙論》卷34說:「或有謂:歸依佛者,歸依如來頭、項、腹、背,及手足等所合成身。今顯此身父母生長,是有漏法,非所歸依。所歸依者,謂佛無學成菩提法,即是法身。」因此,聲聞佛教也沒有以「人」為救主,「法」才是救主,因此唐牧師的批評對於聲聞佛教來說也是無的放矢。

而大乘佛教,發展出理想的佛陀觀,認為佛除了父母生身之外,還有清淨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從某種意義來說,大乘的佛陀「是人也是神」,因此確是眾生的救主。因此唐牧師以為佛陀是人而不是神,是對佛教教義的不了解。

綜上所述,唐牧師的那段話,純粹是只站在自己宗教的立場,對於其他宗教的教義作「想當然耳」的批評;儒家會覺得他荒誕可笑,穆斯林覺得他「以人為神」才是自打嘴巴,聲聞佛教覺得他亂講,大乘佛教可能覺得他有點不了解佛教。

事實上,唐牧師「想當然耳」的說法如果不要放在他基督教的圈子,而放到社會上來,就會顯得不太適當。他說是耶穌「是人又是神」並不是自明的,也不是社會人士都認同的。他以一個待證的命題作為前提,拿到社會上來貶低其他宗教,當然會有冒犯其他宗教之嫌;但如果躲在自己宗教的圈子裡,講來讓自己人高興,那倒也無妨。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觉月
  • 心里话

    事實上,唐牧師「想當然耳」的說法如果不要放在他基督教的圈子,而放到社會上來,就會顯得不太適當。
    ~~现在他就是在公开场合上宣传,而且是本地最大的广场。

    他說是耶穌「是人又是神」並不是自明的,也不是社會人士都認同的。他以一個待證的命題作為前提,拿到社會上來貶低其他宗教,當然會有冒犯其他宗教之嫌;
    ~~正有此嫌

    但如果躲在自己宗教的圈子裡,講來讓自己人高興,那倒也無妨。
    ~~如果是这样我们是不会介意。

    ***本地的佛教不比台湾,长久以来皆处于被贬、被误解、被轻视的状况,许多佛教徒也只是忍气吞声。当然无可否认佛教徒自身也必须在解行上加强提升。请放心我们会以很温和的方式与主办单位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我们已经跟主办单位联系上了,反映了我们的心声。
    谢谢您的宝贵意见。

    觉月 合十
  • 我對大馬的情況並不十分了解,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們的熱情。但也請你們注意他們可能因為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惡意,故而覺得佛教徒小題大作,即我文中所謂「暗暗的偷笑」的可能。

    unjinkr 於 2010/05/05 07:33 回覆

  • istomorrow
  • 我个人认同耶稣基督的精神:博爱,只是每个人展现博爱的方式都不一样。

    从法宝上抄来的:生活在感恩的世界。

    感激呵责你的人,因为他助长了你的定慧;

    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

    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导了你应自立;

    感激鞭打你的人,因为他消除了你的业障;

    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见识;

    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

    感激所有使你坚定成就的人。
  • 如果領受神恩的話,就應該認識自己的渺小。了解自己渺小的人,就不敢欺凌其他人的信仰。敢於肆意侮慢其他信仰的人,其實是值得憐憫的。因為他在信仰中,學到的是傲慢,而不是謙虛。

    unjinkr 於 2010/05/09 20:02 回覆

  • istomorrow
  • 我个人也非常认同特烈沙修女生前所说过的一番话:

    特烈沙修女说:

    我们要协助印度教徒,成为更好的印度教徒;
    我们要协助佛教教徒,成为更好的佛教教徒;
    我们要协助回教教徒,成为更好的回教教徒。。

    这不就是佛菩萨所说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吗?

    正信的宗教,都是劝人止恶向善的。只要大家不偏激,互相尊重,天下太平。
  • 我聽說,達賴喇嘛流亡印度的早期,還沒有獲得全世的支援時,第一個長期幫助西藏流亡社區的,就是天主教會。從這就可以看出,天主教徒上述言論的言行一致。應該受到各宗教的敬佩。

    unjinkr 於 2010/05/09 20:06 回覆

  • FjuTeresawong
  • 馬神父與曉雲法師

    馬神父和曉雲法師是好朋友。
    曉雲法師有一次告訴馬神父說:「我以前曾經希望你成為佛教徒。
    但現在卻更高興你仍然是天主教徒,並且是佛教徒的朋友。」
    以上故事見陳世賢著《你的基督,我的佛陀》(光啟出版)
  • 馬天賜神父是對台灣宗教合作貢獻最大的先驅。願天主賜他老人家平安。

    unjinkr 於 2010/05/09 20: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