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自由:從林昭到高智晟、胡佳、賈甲--當前中國宗教精神中引人注目的一個焦點

馬丁路德的名著《基督徒的自由》中有一句名言:「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眾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轄;基督徒是全然順服的眾人之僕,受任何人管轄。」馬丁路德在論述中清楚的指出,基督徒的自由乃是指內心的、屬靈的範疇,基督徒不受任何人管轄,而且因為與基督聯合,分享基督的榮耀,因此在屬靈的領域是君王、祭司。耶穌基督曾經說,他的國是在天上,而不在地上。因此,基督作為君王,與基督徒因基督而成的君王,也是屬靈的君王,而非俗世的權力而言。

這樣的自由,是驚天動地的。那就是在內心的、精神的層面,全然的不受挾制、沒有缺乏,而有源源不絕的活力。若用其他宗教的語言來說,可以類比的講法,如佛教禪宗所說的「人不可依草附木」、「蕭然無寄」,「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等等,其實指的都是內心的自由而言。

正如路德的名言所表達的,基督徒的自由精確的說只屬於內心的、屬靈的,他表現於外的,反而是順服的,或者是在外在的不自由中,內心仍然不受挾制,沒有缺乏。

怎樣理解這樣的自由,聖經當中,以基督的受難為典範,當然也非常的明顯。但是我願意在此說說我怎樣從當代中國人的精神風貌與經驗,來理解這個問題。

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是挾著政治暴力、和意識型態話語霸權,再加上處於經濟、社會脈絡全然被政治所挾制的社會中,大多數的人在此瀰天蓋地的軟硬兼施的逼迫下,很快就表態降服了。雖然降服不一定能夠倖免於難,但是更悲哀的是很多人不但降服,而且「從內心深處起革命」,全然的順服於壓迫之下,甘心的被挾制,徹底的順服於政治權勢之下。

在這場災難中,我們看到:標榜「新理學」的馮友蘭、標榜「儒行」的狂者哲學家熊十力、標榜「只有來學,沒有往教」狷介的馬一浮,甚至被人們視為硬骨頭的是梁漱溟……,他們從嚴格的意義來說,都是政治精神暴力下的屈服者。雖然人們或許不忍苛責他們。

在毛澤東發起的一連串狂風暴雨中,真正卓然而立,在精神上仍然不受任何人管轄的,最近幾年最受人們談論的,就是北大中文系的女學生林昭。依維基百科的資料:「林昭(193212161968429),原名彭令昭,蘇州人,基督徒。林昭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因公開支持北京大學學生張元勛的大字報「是時候了」而被劃為右派,後因「陰謀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長期關押於上海提籃橋監獄,在獄中她堅持自己的信仰,並書寫了二十萬字的血書與日記,控訴了中國當局的對她殘酷政治迫害和壓迫,表達自己追求人權,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和追求。1968429林昭被當局在上海秘密槍決,當局從未正式公布過判處林昭死刑的罪名。」透過中國影像工作者胡杰所拍攝的紀錄片《尋訪林昭的靈魂》,我們看到了林昭這樣一位年輕的女子,怎樣在一片恐懼與順服中,睥睨邪惡政權的荒誕與虛弱,活出了真正的自由。在紀錄片中,尤其是她的友人描述到上海提籃橋監獄去看她的那一段,獄中的林昭不但毫無囚徒的卑微,反倒是如君王一般行止,看守她的獄卒們反而仿佛被這個女子的無懼所震攝、聽命臣服於囚徒的荒謬情節,讓人見識到了何謂「屬靈的、內心的」自由。

林昭的故事透過胡杰的紀錄片,現在已成為流傳於中國,廣為人知的傳奇。讓人們了解到,中國人的靈魂在文革的狂暴下,不但沒有死絕,反而真正站了起來。

事實上,在後來,我透過閱讀,知道了更多基督徒在文革之中不但沒有屈服,反倒見證了基督教信仰的真實。如天主教龔品梅樞機主教為代表的忠貞教會、基督新教的王明道、宋尚節、倪柝聲、袁相忱、林獻羔、謝模善、楊心斐、以巴弗等著名傳道人,如遠志明所拍攝的《十字架──耶穌在中國》記錄片所呈現的。文革之後,中國基督徒數量快速增長,與他們給中國人的靈魂帶來的更新,以及其中所顯現的高貴的自由與動人的見證,應該是息息相關的。

我在記者的採訪工作中,接觸到不少中國的自由人士。他們之中,有許多是具有宗教信仰的。而在採訪中,我也可以發現宗教信仰在他們的生命中,作為極重要的支持。高智晟律師是基督徒、胡佳是佛教徒,而最近返回中國,宣稱為中國的民主化,無懼地面對當今最殘暴政權的賈甲先生,雖然不是個別的宗教的信仰者,但是卻有明顯的「神」的信仰。他們追求心靈的自由,使他們無懼地站在邪惡面前。從林昭到這些人,使我相信中國人的精神面貌已經不再是魯迅所描述「被馴化的、只求做穩奴才」的狀態而已了。而這正是路德所說的: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眾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轄」的那個樣態。

最後還要說的是,林昭的「基督徒的自由」更新了中國人的靈魂,但並不是所有的中國基督徒都更新了自己的生命(例如在倪柝聲被逼白時,為中共提供幫助的多是其原來的同工)。而更新生命的也不全然是基督徒。事實上,今天在中國面臨基督教早期受逼迫的相同處境,也就是只要口頭否認自己的信仰即可苟免於難的,乃是廣大的法輪功修練者所面臨的。而他們的表現也一如早期的基督徒那樣的堅貞,展現了可歌可泣的自由,與基督徒的自由相比,並無遜色之處。法輪功能夠迅速在華人世界中廣傳,與這種在權勢之下的殉道精神應該也是有關的。總之,從路德所說的「基督徒的自由」來看今天中國人的精神面貌,應是宗教研究者可以注意的現象。雖然大多數的台灣宗教研究者對此驚人的現象似乎無意看見,甚至逃避去看見。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