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網上隨意看看,看見中國大陸「悟一法師」的博客中,有此篇紀念先師李元松先生的文章。我把它轉成正體字,可能有些繁簡轉換造成的錯字,我都沒有校正。原文的網址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abdd350100dnm3.html

 

獨留情義落江湖

 近日重讀李元松之著作《現代人如何學禪》,曾經熟悉之文字重現眼前,亦勾起對李元松老師無盡之懷念。

禪宗自達摩初祖傳布東土,經歷代祖師之弘傳,興盛于唐宋年間,祖師輩出,五葉流芳,後經千年之流變,雖影響至巨,然至清末已是徒具形式!而禪宗對于佛教之地位正如太虛大師所言:“中華佛化的特質在乎禪宗,欲構成住持佛法之新僧寶,當于律與教義之基礎上,重振禪門宗風爲根本。”可見真正能將禪宗在當代傳承與發展之唯一方法,即進行禪宗現代化之轉型,如太虛大師之期望:“禪宗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將豐富發展成爲“直依人性、增進成佛”。”

當代弘傳現代化禪宗之最爲得力者約有三家,大陸由淨慧法師倡導之生活禪,臺灣由李元松倡導之現代禪與耕雲倡導之安詳禪,此即傳統禪宗在當代發展之大端。

雖然有人對李元松倡導之現代禪多有非議,然站在時代之高度,摒除個人之成見,以歷史眼光觀之,李元松對佛教之貢獻大矣,其弘法之熱忱,信念之絕决,理論之完備,成就之卓著,真讓人嘆爲希有!其對禪宗之現代化及佛教之現代化貢獻至巨,所謂現代化者從其倡導現代禪之善巧七階即可見一斑:

一:要堅定的站在開放心靈的立場.

二:要堅定的站在民主的立場。

三:要堅定的站在人道主義的立場。

四:要堅定的站在慈悲的立場。

五:要堅定的站在重視人情義理的立場。

六:要堅定的活在穩重、清醒中,永遠活在眼前。

七:要堅定的站立在經驗主義的立場。

方今時代,將佛教進行現代化之修學體系構建,形成適合現代人之佛教修行型態,是當代佛子之歷史使命,李元松生當其時,耗盡畢生之精力構建現代禪之修證體系,在理論上以明白曉暢之現代語言講述佛法,爲建立大乘菩薩在家僧團創辦象山社區,雖以不惑之年舍報,而種種事迹亦將永留人間!

余未出家之時亦曾廣閱群籍,上下求索,而胸中多有塊壘,不得其解,其中以傳統佛教理論如何應用于現實生活爲最難抉擇,且佛教之典籍浩如烟海,修證之法門衆多,向稱八萬四千法門,取捨之間,智者方達,而初學者往往不得其門而入,登堂尚不能,更惶論入室!當其時也,常有岐路亡羊之慨嘆,及至零二年因偶然之機緣讀到李元松之著作,通讀之下即不忍釋手,此前種種之疑惑遂渙然冰釋,其文筆之生動,思維之縝密,觀點之獨到,體悟之深刻,實爲不可多得之妙文,讀其文想見其人,真所謂:“生不願封萬戶侯,但願一識韓荊州”。

此後不過數月,李元松老師圓寂之噩耗傳來,猶如晴天霹靂,身心俱焚!余對現代禪之修證不敢妄下定論,唯現代禪所倡導之學風確實值得學佛人深思,李元松老師苦口婆心反復叮嚀,將今人學佛之要義定爲崇尚科學、民主、理性之風氣,其有震聾發聵之言:“以我個人的經驗,能够忠告或分享有緣朋友的是,不要急于皈依任何神佛(或明師),而應以立定脚跟,學習做一個人格成熟、世事洞明的現代人爲先,這是最穩當的方法。”

就李元松個人之魅力而言,印象最深刻觸動最大者是其一腔熱血,光明磊落,俠肝義膽,平生言論最能體現其俠義風骨者莫過于:“是非真假已忘却,獨留情義落江湖。”當此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之時,其所提倡之俠義精神猶顯難能可貴,昔者孟子善養浩然之氣,嘗仗劍遠游,登臨山水,發千古之浩嘆:“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

生當英雄之國度須具英雄之豪情!

斯人已去,千載之後,誰是知音?

李元松老師乘願而來,志大氣豪,願力宏深,一期行化事畢,複歸極樂,其來也瀟灑,去也從容,正如蔣經國所言:“就讓浮名輕飄物外,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