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

看了您寄來的龍應台的受訪文章,您說讀後覺得她「矯情得令我討厭」,但並不知道為什麼。作為台灣人,讀了一眼,就知道您為什麼有這種感覺,因為真的太矯情了,到了令人忍不住大笑的地步。

原因很簡單:他完全顛倒了事實,然後在這個顛倒的事實上,把自己裝扮成宇宙第一個為弱勢代言的「文學家」。好笑。

他顛倒的事實是:從中國大陸來台灣的那一代人,不但不是歷史的失聲者,相反,他們是台灣長久以來主流中的主流者,到今天都沒有任何的改變。龍應台說:「我突然生起一個懷疑,怎麼會四五到四九這一個大翻轉的年代裡頭,就被一個二二八籠蓋了?」這是顛倒黑白的講法。

因為從我這一代人的教育中,從四五到四九年的歷史,就是國共內戰的歷史,蔣經國上海打老虎、共產黨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知識份子被中共收買、黃伯韜將軍壯烈成仁、太原五百完人殉國,然後蔣介石要怎樣反攻復國,中共怎樣的可惡……這是我們從小的教課書裡寫的。他們這一代的經驗,透過彌天蓋地的論述,也成了我們這一代人共同的歷史記憶。他們的國仇家恨,也成了在我們這一代台灣人的國仇家恨。相反的,二二八才是被政治威權壓制下,不許言說的禁忌。在解除戒嚴後,二二八的論述多起來,那是壓制後的反作用力,但是流亡者蔣介石的歷史何曾被掩蓋呢?茉莉,妳曾到台灣來三次,妳知道在台灣到處存在著的,仍然是他們那一代的影子。蔣介石的紀念物到處都是,而且還很熱門,錢幣上也仍然是他的像,怎麼會說他們的聲音被掩蓋了呢?

當然你可能會說,蔣介石是統治者,老兵們不是,因此他們可能是失聲者。但是事實也不是這樣。國民黨統治以後的台灣,教育、媒體、戲劇和政治、經濟的特權,都在這些人的手上,且直到今天,他們失去的並不多,至多只是本土的聲音也開始冒出來而已,而且也並沒有達到成為主流的狀態。今天台灣社會的優勢,他們並沒有缺席呀!我們的總統馬英九,也和龍應台是同樣背景的人不是嗎?台灣的眾多社會名流,也不乏他們呀!龍應台把外省人形容成台灣的失聲者、言說境域的弱勢者,真的非常的虛假。台灣人長期被壓制的聲音出現了,她反倒覺得外省人的歷史記憶被抹掉了。這是一種多麼可悲的、狹窄的既得利益者的嘴臉?

事實上,在台灣本土自覺出現的同時,在台灣的新論述中,已經有意的把外省人的台灣經驗,視為台灣記憶的重要組成部份。做這方面工作的人已經有很多,龍應台做的,老早就落後人家很久很久了。她現在卻把自己說成,彷彿她是第一個意識到這個問題的人。這既不符合事實,也是她讓人覺得不妥的另一個原因。不過,龍應台犯這個毛病已經不是第一次。這一點,以前她講什麼「面對海洋」時,也是同一個手法,上次您問我時,我已經同您說過了。您應該還有印象吧!

龍應台總是在文化風潮出現很久很久之後,才跳出來,以她是第一個幹這事的人的姿態出現。她的「野火」已經是這樣了,其後的種種也不外如此。這一次也是這樣而已,不足為怪了。如果不是您問,我根本不會注意她在搞什麼。雖然,他的廣告做得很大,而我前幾天去書店時,也還瞧見了那些廣告。

金柯敬上

創作者介紹

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斯堪的納維亞
  • 尋找你瑞典莫茉莉請聯系qq734426449
  • 此留言,語意無法讀得明白。能否講清楚點?

    unjinkr 於 2010/02/25 23: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