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什麼因緣下會開始關注死刑的議題?死刑與人權有何關聯?
答:我開始關注死刑議題,是因為從事媒體工作,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台灣社運界關注蘇建和案如火如荼的展開,猶如近年馬來西亞各界關注楊偉光案那樣,牽動許多人的心。我曾在自己的工作中,採訪過三死囚中的蘇建和、劉秉郎兩位先生以及義務律師蘇友辰先生。在採訪過程中,深深感受到死刑作為一種不可回復的刑罰,再加上司法系統可能存在刑求、誣控,或者貶低中下階層人的習性、因循怠忽的職業慣性等等問題,死刑的存在會讓國家有一種冤殺百姓卻無法補救的制度,這是違反憲法保障民權之精神的。我知道有些歐美現代國家廢止死刑的主要理由,就是發現即使非常公正的司法,仍然無法完全避免冤判。如果沒有死刑,冤案終有平反之日;而如果是死刑,平反也沒有意義了。因此,決定廢除死刑,可以說是現代民主國家尊重人權的必然結論。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1210(陽曆)是佛教現代禪創始人李元松老師往生十週年紀念日。許多懷念先師的各界先進和同門師兄弟都期待有一個紀念會,以表達心中對他的愛與尊敬。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日媒體廣泛報導,新任法務部長羅瑩雪女士,在面對包括行政院長在內的各界詢問對於死刑的態度時,公開宣告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佛教,希望台灣沒有死刑。雖然從報導的脈絡來看,羅部長隨後又表達了:儘管她是佛教徒但仍會「依法執行」的意思。這先後兩種態度看起來是矛盾的,其間存在著模稜兩可的曖昧。但是同樣身為佛教徒,本人很欣喜於羅部長談論死刑議題時,不忘宣告自己是佛教徒的態度。

        因為無論是江院長還是媒體記者詢問羅部長對死刑的態度時,並沒有問她信仰什麼,羅部長卻在這時候刻意宣告自己的信仰,反映了信仰在她面對死刑議題時,會是一個「決定性的」或至少是「相關性的」因素。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為王金平院長的菩薩說進一解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

今年(民國101)紀念先師李元松居士往生九週年的節期,由於農曆1117(彌陀誕)在陽曆的1229日,和陽曆的紀念日1210(國際人權日)相隔近20天,因此節期顯得特別的長。

文章標籤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留言,同樣的化名,同樣的內容,已經刪了五、六次,但是貼的人仍然堅持一貼再貼。以前刪去,是為了替蕭平實留面子,但是既然你自己不要面子,一定要在這裡丟人現眼,只好讓你留下來,這個留言本身已經讓你丟夠臉了,你還不知道嗎?

我認為,這個帖子從口吻、發言態度來看,可以視為蕭平實本人發的,或至少是代表了蕭平實對此案被判有罪的態度。如果蕭平實被判有罪之後,其態度是這樣的話,那麼反映了什麼呢?以下分別解說: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裁判書 -- 刑事類

【裁判字號】 101,自更(一),1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代禪陳正義師兄,722(週日)透過網際網路找到我的電子信箱,並透過email告知他的電話,希望可以敘舊。週一早晨回了電話,約週二晚下班後在象山淨苑。我們師兄弟已有十多年不見,見面相談甚契。

原來正義師兄在民國85年,也就是現代禪教團開始逐漸建立象山修行人社區之前,因為有緣在花蓮瑞穗覓得夢想已久的隱居之地,並且有感於在參學過程中,李老師教導的東西自己並沒有時間真正的消化,於是向教團告假,準備在此獨修。當時李老師雖然捨不得,但也隨順弟子的心願。民國92年,李老師往生,正義師兄曾經來象山禮敬,在大眾念佛聲中與諸師兄弟匆匆一會,又過了9年。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題:內學院系統下最難得的一位∕印順導師談呂澂∕溫金柯採訪整理

呂澂居士,他的年齡比我大,他是支那內學院方面的。在學佛法的過程之中,我從沒有見過他,但是應該說他對我有一些影響。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半前成為基督徒的1989年天安門廣場學運領袖柴玲,在今年六四23週年時,發表題為「我原諒他們」的文章,表示為了「結束滅絕人性的文化和氣氛,創建一個充滿愛、和平和富足的社會」,她跟隨耶穌基督的道路,決意原諒大屠殺的發動者和執行者:「我原諒鄧小平和李鵬,我原諒士兵們衝進1989年天安門廣場。」甚至還說:「我原諒目前中國的領導下,繼續壓制自由和實行殘酷的獨生子女政策。」她並且祈禱:「恩典和寬恕的文化會在中國升起,讓所有的人都得到尊嚴和人性」,她說:「寬恕不是接受他們的不公正,而是把最終審判的權利交回給萬能、萬勝和完全公義的神。

正如柴玲在文章中預料的,她的這種表達不會主流文化與感情所接受。當年另外兩位廣場學運領袖王丹、吾爾開希,都迅速發表完全尊重,但是完全不能同意」的聲明。王丹說:「在殺人者還沒有任何懺悔、道歉,甚至還在繼續殺人的時候,被害方的原諒是沒有根據的」,而且對於死難者很不公平。王丹呼籲柴玲必須「正確區分個人的信仰與是非價值判斷這兩件事。」

unjin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